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难得糊涂

踏进我的空间,你便是我最珍贵的客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【转载】教师的权利和权力,一笔糊涂账   

2014-09-12 14:03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昨天是第三十个教师节,教师们本该隆重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。但全国各地,传来一些“异样”的声音。在湖北,孝感高中近160名教师,因为编制问题聚集学校门口,用静坐维权的方式,过了一个异样的教师节。而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由256位来自国内外高校教师、学者和学生参与联署的两封公开信,分别被寄给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和教育部部长袁贵仁。该联名信呼吁彻查厦大性骚扰事件,建议教育部以此事为契机,制定出台《高等教育学校性骚扰防治管理办法》。 湖北孝感的教师编制问题,并非个例,这是行政主导教师管理的结果。目前我国的教师群体分为公办教师、民办教师,民办教师的福利保障要比公办教师差;有编制的教师和没有编制的教师,有编制的教师纳入事业单位保障,没有编制的教师作为企业编制或者人事代理对待;正式教师和代课教师(一些地方称为合同教师),虽然做一样的工作,但有的地区代课教师只能拿正式教师一半或三分之的收入,教师因学校不同、身份不同、编制不同而有福利保障不同,这无疑是歧视。 更进一步说,在学校之内,教师本应该拥有的教育决策权、评价权,也被行政掌控,目前的中小学办学,存在严重的行政化的倾向,学校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,这不利于教师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发展,也导致社会对教师师德的质疑。但这其实不是教师的问题,而是学校没有现代学校制度,不实行民主管理的问题。 在现代学校制度中,教师有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的权利,包括在负责学区教育发展战略制定、选拔校长的社区教育委员会,有教师代表;在对教师进行管理、考核、评价时,不由

昨天是第三十个教师节,教师们本该隆重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。但全国各地,传来一些“异样”的声音。在湖北,孝感高中近160名教师,因为编制问题聚集学校门口,用静坐维权的方式,过了一个异样的教师节。而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由256位来自国内外高校教师、学者和学生参与联署的两封公开信,分别被寄给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和教育部部长袁贵仁。该联名信呼吁彻查厦大性骚扰事件,建议教育部以此事为契机,制定出台《高等教育学校性骚扰防治管理办法》。

的学生自治委员会(学生会)、中小学的家长委员会,则是维护受教育者的重要机构,学生和家长有权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监督和评价,如果受教育者无权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监督和评价,那么受教育者在办学者、教育者面前就是“弱势”群体,不被尊重,权利被侵犯,就很难避免。 因此,在大学根本不必专门出台什么防性侵的管理办法,而是要建立现代学校制度,明晰办学者、教育者、受教育者的权责,让导师自主施行导师权,同时也受到同行评价委员会以及学生的监督。 十八届三中全会《决定》提出,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,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,这是有明确指向的。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,核心在推进行政权和教育权分离,解决教师的权力和权利问题。这是提高我国教师队伍素质,让教师全身心投入办学,树立新的教师群体形象的根本途径。

 

湖北孝感的教师编制问题,并非个例,这是行政主导教师管理的结果。目前我国的教师群体分为公办教师、民办教师,民办教师的福利保障要比公办教师差;有编制的教师和没有编制的教师,有编制的教师纳入事业单位保障,没有编制的教师作为企业编制或者人事代理对待;正式教师和代课教师(一些地方称为合同教师),虽然做一样的工作,但有的地区代课教师只能拿正式教师一半或三分之的收入,教师因学校不同、身份不同、编制不同而有福利保障不同,这无疑是歧视。

 

更进一步说,在学校之内,教师本应该拥有的教育决策权、评价权,也被行政掌控,目前的中小学办学,存在严重的行政化的倾向,学校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,这不利于教师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发展,也导致社会对教师师德的质疑。但这其实不是教师的问题,而是学校没有现代学校制度,不实行民主管理的问题。

 

在现代学校制度中,教师有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的权利,包括在负责学区教育发展战略制定、选拔校长的社区教育委员会,有教师代表;在对教师进行管理、考核、评价时,不由行政部门负责,而是由教师委员会进行。由于教师有参与重大办学决策的权利,在选拔校长时有投票权,加之对教师进行同行评价,因此教师在教育教学中,有较为充分的教育自主权,尤其是实行教师同行评价,讲的是教育贡献和教育教学能力,而不是一些功利的行政性指标,教师有教育的尊严和追求。在这种办学环境中,学校行政不得干涉教师的教育,而是为教师教育教学服务。

行政部门负责,而是由教师委员会进行。由于教师有参与重大办学决策的权利,在选拔校长时有投票权,加之对教师进行同行评价,因此教师在教育教学中,有较为充分的教育自主权,尤其是实行教师同行评价,讲的是教育贡献和教育教学能力,而不是一些功利的行政性指标,教师有教育的尊严和追求。在这种办学环境中,学校行政不得干涉教师的教育,而是为教师教育教学服务。 毫无疑问,只有让教师享有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决策,尤其是对教育事务进行管理的权利,才能遏制学校的行政化办学倾向,让学校回归教育本位;只有保障教师的基本权利不受侵犯,才能在此基础上让教师有职业荣誉感。但另一方面,也要注意教师权力不受制约被滥用,这是近年来接连曝出教师侵犯学生权利案的重要原因。 在教师拥有教育自主权之后,怎样施行自己的权利,还涉及到权力问题。比如,导师拥有导师权,自主指导教师是合法的权利,行政部门和他人不得干涉,但是,如果在施行导师权过程中,导师以帮助发表论文或不通过毕业答辩等威逼利诱学生,这就是滥用职权,涉嫌违法犯罪。再比如,学术委员会的委员拥有考核权,评价权,应用学术原则处理学术事务是职责和权利所在,但学术委员会同时是学校学术权力机构,学术委员如果用评价权去进行权力寻租,既是学术不端行为,也涉嫌收受贿赂。 制约教师的权力被滥用,以权谋私,关键在健全教师同行评价以及在大学推行学生自治,在中小学建立能独立运行的家长委员会。教师同行评价委员会,会按教育规则和学术规则评价教师的教育与学术能力,以此形成教育和学术的尊严。而大学

 

毫无疑问,只有让教师享有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决策,尤其是对教育事务进行管理的权利,才能遏制学校的行政化办学倾向,让学校回归教育本位;只有保障教师的基本权利不受侵犯,才能在此基础上让教师有职业荣誉感。但另一方面,也要注意教师权力不受制约被滥用,这是近年来接连曝出教师侵犯学生权利案的重要原因。

 

的学生自治委员会(学生会)、中小学的家长委员会,则是维护受教育者的重要机构,学生和家长有权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监督和评价,如果受教育者无权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监督和评价,那么受教育者在办学者、教育者面前就是“弱势”群体,不被尊重,权利被侵犯,就很难避免。 因此,在大学根本不必专门出台什么防性侵的管理办法,而是要建立现代学校制度,明晰办学者、教育者、受教育者的权责,让导师自主施行导师权,同时也受到同行评价委员会以及学生的监督。 十八届三中全会《决定》提出,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,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,这是有明确指向的。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,核心在推进行政权和教育权分离,解决教师的权力和权利问题。这是提高我国教师队伍素质,让教师全身心投入办学,树立新的教师群体形象的根本途径。

在教师拥有教育自主权之后,怎样施行自己的权利,还涉及到权力问题。比如,导师拥有导师权,自主指导教师是合法的权利,行政部门和他人不得干涉,但是,如果在施行导师权过程中,导师以帮助发表论文或不通过毕业答辩等威逼利诱学生,这就是滥用职权,涉嫌违法犯罪。再比如,学术委员会的委员拥有考核权,评价权,应用学术原则处理学术事务是职责和权利所在,但学术委员会同时是学校学术权力机构,学术委员如果用评价权去进行权力寻租,既是学术不端行为,也涉嫌收受贿赂。

 

制约教师的权力被滥用,以权谋私,关键在健全教师同行评价以及在大学推行学生自治,在中小学建立能独立运行的家长委员会。教师同行评价委员会,会按教育规则和学术规则评价教师的教育与学术能力,以此形成教育和学术的尊严。而大学的学生自治委员会(学生会)、中小学的家长委员会,则是维护受教育者的重要机构,学生和家长有权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监督和评价,如果受教育者无权参与学校办学管理、监督和评价,那么受教育者在办学者、教育者面前就是“弱势”群体,不被尊重,权利被侵犯,就很难避免。

 

因此,在大学根本不必专门出台什么防性侵的管理办法,而是要建立现代学校制度,明晰办学者、教育者、受教育者的权责,让导师自主施行导师权,同时也受到同行评价委员会以及学生的监督。

 

十八届三中全会《决定》提出,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,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,这是有明确指向的。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,核心在推进行政权和教育权分离,解决教师的权力和权利问题。这是提高我国教师队伍素质,让教师全身心投入办学,树立新的教师群体形象的根本途径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